北京信息港-立足北京,服务北京*全国重点生活门户网站*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快讯 > 动态 >

抗美援朝63年:毛岸英在北京的最后时光

时间:2013-10-27来源:未知

国子监早年叫成贤街,从上世纪二十年代开始,老北京人管它叫国子监胡同。国子监胡同最令我感慨的,是1950年前后那一段历史。因为,我所在的北京第一机床厂的前身--北京机器总厂,当年的职工宿舍就是现在孔庙里的大成殿。而且,当时的厂党总支副书记、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就和大家一起住在大成殿里,直到他赴朝参加抗美援朝为止。我在北京第一机床厂的时候,很多老人都在毛岸英手下工作过,跟他有很多交往,从厂长到工人,聊起他来,滔滔不绝。


   

“俄大让俄去” 当农民

 

 

 

1950年春节过后,厂子来了位叫毛岸英的新领导,二十七八岁,穿身灰色军装,腰里系着皮带,过了些日子,又换成了干部服。他经常跟大家一块儿劳动,时不时说上几句陕西话。新领导来厂子的时候,生产条件还很差,业界称机械工人为“油耗子”。许多刚出徒和正学徒的青年工人和毛岸英岁数相差不多,工休的时候,就跟他无拘无束地聊天。那时,大家经常是脱了鞋当凳子。为什么要这样呢?因为没凳子,只能席地而坐,但是地上经常有些看不见的铁屑儿,必须拿鞋垫上才不会被扎着。大伙儿问毛岸英,你是延安来的“老资格”,为什么不在北京挑个好工作?毛岸英说:“这可比农村好多了,我原来当过农民。”大家明白了,这人敢情是个农民。于是同情地问,那,你家里肯定很穷吧。他说,“我家不是农村人。”大家围着他哄起来,“住城里,你干嘛去当农民?”他乐了,“俄大让俄去的。”(陕西话:俄是我,大是父亲)大家哈哈大笑:“你大真够可以的!放着福不许享,偏让你受罪去。”他没有笑,很认真地解释:“不懂得工业、农业,将来怎么治理国家?”说到这里,他便站起来,“我的学徒还没期满呢,咱们干着聊。”

一天,这位领导把大家召集到俱乐部说:“不久的将来,要大规模引进国外技术,我先教大伙儿学学俄语吧。”工友们跟他已经很熟了,就逗闷子,“你那俄语就是陕西的‘俄’语吧!”他没有笑,而是指着五星红旗,说“史多,诶答?”(俄文:这是什么)发音标准,口齿流利,一下子把到场的所有人都镇住了。休息的时候,门外边有块钢板,他不经意地说:“这块钢板不错……造坦克,还薄了点儿。”我们厂原先是军械所,有听见他自言自语的,惊讶得闭不上嘴了,到处传话:“他可确实不简单,什么都懂,八成儿还在苏联待过。”

后来才知道,他和工人打成一片,还有另一项工作,就是为夜里写稿子积攒素材。他亲自采写编辑《北京机器职工》,然后通过有关渠道在香港、澳门散发,公正客观地介绍新中国接收的兵工厂,已经生产双轮双铧犁、深水水泵、鹅脖水泵(给火车头上水用的),开始为大规模的和平建设服务。当时,厂里已经有近千人,属大规模的机械制造企业。这个小报到他离开,办到三十多期,在港澳和海外产生广泛影响。

(责任编辑:北京信息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