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信息港-立足北京,服务北京*全国重点生活门户网站*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快讯 > 动态 >

体育局退休局长坠亡 因违纪受到过党内警告处分

时间:2015-06-10来源:华罡软文府
青海体育局退休局长坠亡

  6月9日10时20分许,青海省体育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冯建平从位于西宁市家中坠楼身亡。冯建平于2013年11月从青海省体育局退休。任职期间主抓环青海湖国际公路自行车赛,世界杯攀岩赛,抢渡黄河极限挑战赛等赛事。

  经公安部门现场勘验和调查走访,认为冯建平系跳楼自杀,非刑事案件。目前,当地政府正在处置善后事宜。

  记者赶到事发现场时看到,冯建平坠楼地点位于西宁市城中区北大街两座建筑中间的巷道内,遗体已被运往殡仪馆,现场有不少人在烧纸祭拜。

  有目击者称,冯建平家位于26楼,事发现场有大量血迹,十分惨烈。现场多名知情者称,冯建平此前一直患有抑郁症。西宁警方正对事件原因展开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冯建平,男,1956年生,曾任青海省体育局局长,党组书记。2014年10月31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通报,冯建平因违反人事纪律受到党内警告处分。此前,冯建平已于2013年12月免去青海省体育局局长,党组书记职务。

  近年来,官员自杀事件已不是网络新鲜事,每每网上曝出官员意外身亡(非正常死亡)事件后,总会在网上引起不小的舆情震荡,吸引舆论争论,而官员的死因更是成为舆论的聚焦点,引来各方质疑。

  据《经济观察报》统计,自2000年至今有130余名官员非正常死亡被媒体公开报道,其中大部分为自杀。《中国青年报》则统计了2013年1月1日至2014年4月10日期间非正常死亡官员数量,共有54名。其中官方公布的信息中,认定因为自杀死亡的超过4成。《财经》统计了2012年12月至2014年12月期间官员非正常死亡数量,共计99名,其中52例被证实为自杀。以上均为不完全统计。

  



  梳理公开报道,可以找到很多官员非正常死亡的例子:

  山西省原纪委书记金银焕在调研途中因车祸而身亡;广东省韶关沙坪镇原副镇长黄宜宾饮酒后突发心肌梗塞猝死等等。

  还有一些干部因为在岗位上长期勇挑重担,一心为民,过度劳累,忽略的了自己的身体,因劳累或疾病而倒在了岗位上,诸如“全国优秀组工干部”江西吉安市委组织部原副部长曾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甘肃临洮原县长柴生芳,借用诸葛亮《出师表》中一句话“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们的死堪称伟大。

  但除去这些“非正常死亡”,还有一类更受公众的关注——“自杀”。

  早已有细心的媒体做过统计。据不完全统计,2003年—2012年被各级官方认定为自杀的官员为68人,2013年—2014年,两年间官员的自杀人数多达77人。也就是说,过去两年间的官员自杀人数较之过去十年还多。

  说到这儿,难免会有一些人联想到“为官不易”与“反腐肃贪”。

  回溯过往,对于每一个自杀事件,官方从未披露过信息介绍该自杀官员是否与反腐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只说是由于身体疾病或心理问题所致。但正是这一单薄的说明却给坊间的“官谣”留下了大片的开阔地带。

  大量的有罪推定,狡黠隐喻的“你懂的”,一些传起来神乎其神的原因喧嚣至上,一传十、十传百,让人听的一愣一愣的,结果是混乱了社会舆论,侵蚀政府的公信力。

青海体育局退休局长坠亡

  不要一看到官员自杀就想到“畏罪”

     前不久,《中国青年报》刊发了一篇评论,被各大门户以《不要一看到官员自杀就想到“畏罪”》为题转载。

  评论称,网络上有一种刻板的思维,我称之为“一看到就想到”的条件反射式思维。比如,一看到“官员自杀”就想到“畏罪自杀”,一看到“官员抑郁自杀”就想到“官方掩盖真相”,一看到女官员就想到权色交易,一看到临时工就想到替罪羊,一看到年轻干部就想到官二代,一看到宝马肇事就想到富二代,一看到“点赞”就想到五毛,一看到美女就想到干爹,一看到辟谣就想到说谎,一看到“名人嫖娼”就想到“肯定是被迫害”。

   这种“一看到就想到”的刻板思维,见证着官民间巨大的不信任,也见证着一次次官员说谎、一起起媒体曝光在舆论和公众心中累积的负面效应。 当政府在临时工问题上说过一次谎,拿临时工垫背,就别怪公众一看到“临时工”的说法就哄堂大笑了,哪怕某一次惹祸的真的是临时工。当某一次政府辟谣被拆穿,后来被无情的事实证明完全是“以造谣的方式辟谣”,那个传言原来是“遥遥领先的预言”后,就无法阻止公众“看到辟谣就想到说谎”的联想。

  政府与民间的信任就是这么脆弱,一两次看得见的谣言也能引起塌方式的怀疑。每一个“一看到就想到”的反射背后,都必然有一些实际发生过的案例支撑着这种想象。但我不是要鼓励这种“一看到就想到”的思维习惯,而是想谈谈这种思维的误区,以及如何走出这种不顾事实而使劲往坏处想的情绪化想象。

  这种“一看到就想到”的思维,其实就是网络上流行的“脑补”——当事实不完整的时候,不是耐心等待调查、搜索更多相关报道、采访更多的人、深入现场去发掘真相——掌握更多的信息去了解真相,而是坐在电脑前,根据自己的经验用“大脑的想象”去补充那个不完整的真相,从而让碎片化的网络信息在脑子里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没有原因的脑补上原因,没有结果的想象一个结果,使碎片和标签成为有头有尾、有声有色、有背景有曲折、有施害者有受害者的故事,听起来也很符合经验和逻辑。

  很多人特别迷恋这种“一看到就想到”的脑补思维,因为它迎合了这些人的思考惰性。如果要了解完整的事实,需要在看到标题后还得看完整的新闻,看完新闻还需要花时间和精力去核实,综合各方信息以判断新闻靠不靠谱,这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而“脑补”解放了这些不想调查、不想思考、不想辨析的懒人。没什么比“脑补”对那些网上的“键盘侠”更有诱惑力了,足不出户,盯着一个标题,脑子里立刻完成了对一个故事的构建与阐释。

  那些“脑补”的故事往往迎合着网络的受害者逻辑、仇富仇官逻辑、怀疑一切逻辑,而且充满蛊惑性,这又让脑补者觉得这是一件正义无比的事业——这么想着想着,就不觉得这是脑补了,而自我暗示为板上钉钉的事实。当很多网民的脑子不是用来思考,而是用来想象和编故事时,就形成了网络上可怕的乌合之众。

  虽然“脑补”带着这个时代的背景,很多也建立在以往负面想像的经验基础上,但不得不说,“脑补”实在是一种得吃药的病。当对事实毫无兴趣,对调查缺乏尊重,对真相缺乏起码的敬畏,根本不顾事实到底是什么,而是沉浸在自己构建的想像中时,有何客观和理性可言?脑子是用来对事实进行思考的,而不是臆想出一个“事实”去批判。很多偏见、偏激和偏执都是在脑补中产生的。这种脑补,有时会被事实所验证,但不代表这种思维方式的正当性。

  回到开头那些“一看到就想到”的案例,官方需要反思,舆论何以形成那些条件反射般的联想?舆论也需要警惕,这些充满诱惑的“脑补”只是在任性地宣泄一种情绪。宝马肇事就一定是富二代作恶吗?提拔年轻干部就一定是官二代抢官吗?辟谣就一定对应着说谎吗?没有就事论事、疑必有据的事实逻辑支撑,任性地“脑补”只能使官民不信任陷入无解的死循环。

  其实,官员的“非正常死亡”之所以会在坊间“阴谋论”、“畏罪自杀论”,就是因为官方的信息供给跟民众的信息需求之间存在较大的缺口,官方给的少,自然谣言就会泛滥。

  因此,从这个角度说,要想让公众对事件有一个清晰的认识,要坊间少一点儿不靠谱的传闻,也并非一件难事:信息发布要直面民间关切,对突发公共事件也要及时主动公布善后进展,澄清事实。

青海体育局退休局长坠亡

  官员“非正常死亡”方式盘点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自2003年8月底至2014年4月初,被各级官方认定为自杀的官员达112人,被官方认定为自杀的112名官员中,省部级官员有8人,厅级官员22人,处级官员30人,处级以下官员52人。自杀原因各异、方式也不一样。

  1.高速公路跳车死亡

  2014年6月30日,河北邯郸市邯山区工业信息化局前局长崔元林在高速公路上演出了离奇一幕。当天,他突然要求停车在路边,然后冲出右侧车门,向路过的车撞过去,三辆车都躲过了。他又越过隔离带,一头撞向一辆半挂车,被弹出数米远,最终不治身亡。据媒体报道,他随身携带着47张银行卡、13个U盾、4台笔记本电脑、3张不同的身份证、两万余元现金、两把不同类型的车钥匙,以及一个移动硬盘。有媒体指其涉嫌贪腐过亿元。

  2.卧轨自杀

  2014年,7月7日,广东河源法院院长钟俊斌卧轨自杀。据了解,事发前钟俊斌要司机停车并在车内等候,自己下车后向铁路桥南边护坡台阶方向走去。有知情人士透露,钟俊斌死亡前曾经接听一个电话,通完电话就冲向铁轨,警方未证实此细节。

  2014年8月3日凌晨,温州永嘉工商局党委委员、总工程师王某某开房200多次遭人曝光后在福建卧轨自杀。

  3.喝酒死

  2014年7月14日,湖北恩施州来凤县地税局一名年轻干部,因陪调研的州局领导喝酒过量而猝然身亡。这是官员“喝酒死”的最新一起案例。南方都市报报道,5月31日原深圳市档案局副处长、龙华新区建管中心高级工程师姜某酒后猝死在市政府办公楼内的女厕。

  7月14日,湖北恩施州来凤县地税局一名年轻干部肖某,因陪调研的州局领导喝酒过量而猝然身亡。肖某已于7月16日上午10时左右在该县殡仪馆火化。30日,当地回应称,事件相关责任人已被停职处理。

  据公开报道统计,截至7月30日,今年已有至少32名官员非正常死亡,其中5名官员因为喝酒死亡,数量仅次于官员自杀。

  4.跳楼自杀

  7月8日,河南信阳市平桥区卫生局局长张柏成跳楼自杀。亲属和同事反映,近期张有异常反应。在张办公室发现其生前留有遗书:“我在医院检查有严重抑郁症,非常痛苦,不能吃睡,生不如死。”并叮嘱家属和孩子,坚强些,照顾好小外孙女。

  7月9日,湖北孝感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海华在办公室跳楼自杀,现场遗书称“身患多种疾病,常感不适,只能自我解脱。”也有消息称,李海华此前负责城建工作被查出有违建、收受贿赂等问题。

  7月26日,湖北国资委国有企业第三监事会主席王运清跳楼自杀。有关人士介绍,王运清生前留有遗书,遗书中写有“我很抑郁,抑郁难忍,先走了”等字样。此前湖北省国资委有两名副主任因贪腐接受调查。

  5.自缢身亡

  2014年6月4日,中共山东省潍坊市委常委、副市长陈白峰在其住地附近被发现自缢身亡。据其亲属介绍,陈白峰同志有多年抑郁症病史。

  7月10日,广东清远市财政局副局长罗良品在其办公室自缢死亡。警方称,经现场勘查、现场调查,以及对现场提取的遗书和视频资料等相关证据比对认定,排除他杀可能,死亡原因与个人家庭问题有关。

  官员非正常死亡增多,中央自2009年开始关注官员心理健康。

青海体育局退休局长坠亡

  中央关注官员非正常死亡

  《人民日报》今年1月曾发布一个调查数据,我国公务员中29.3%的人存在心理问题。在所有心理疾病患者中,有10%是公务员,远高于其他群体。在某省的一次职场心理健康调查中,公务员的生活状态评估排名在所有职业倒数第一。

  浙江的一份调查结果显示,在生活质量状况上,公务员的生理健康和心理健康程度,都明显低于一般人群水平。公务员普遍反映压力较大,以工作负荷、住房、社会不理解、职业发展问题等方面的压力为主,其中工作负荷最为明显。

  据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许燕教授观察,2009年是全社会开始关注公务员心理健康的“元年”。当年媒体公开报道的官员自杀有十余例。此前的2005年初,山西省委组织部长王通智在北京参会期间坠楼身亡。她认为,“这些标志性事件促使中央开始关注公务员心理健康。一些官方评价不错的官员自杀,让有关方面不理解。2009年中央纪委、中组部曾邀请专家学者座谈分析公务员心理问题及自杀事件。”

  两年后,中央纪委、中组部下发《关于关心干部心理健康提高干部心理素质的意见》。此后,心理课程被加入官员培训内容。

  据许燕观察,除了官员自身身体、心理方面的原因外,近两年官员自杀现象与2009年的一个不同之处是问题官员的自杀。

  “一般情况下,人的压力73%来自工作,中国官员的压力又和公务员制度的运行机制有关。”许燕分析。

  问题官员非正常死亡之外,当事人“抑郁”成为官员自杀事件发生后官方通报或媒体报道中的高频词。

  据统计,在48例非正常死亡案件中,官方通报或媒体提及了初步调查发现的可能诱因。其中“抑郁”出现29人次、1人次患有焦虑神经症、6人次精神不佳或经常失眠;11人次身体患有疾病或者身体不好;1人次因借贷无力偿还;3人次因家庭不幸;3人次因工作压力大;1人次在遗书中称“百口难辩”“太累了”。

  99例样本中,经官方公开通报或证实发现遗书的有15例。遗书中也多提到抑郁或患病,如“抑郁难忍,先走了”,“病治不好,痛苦难忍”;也有表现失望、绝望者,如“勤勤恳恳,一事无成,工作压力巨大”,“我一个办事员,领导怎么说,我就怎么做,那些材料领导都过了目,认同了的,到现在却要我说清,百口难辩,硬是要我承担责任,我没办法!做的要死不讨好,想不通!”也有明确为他人开脱者,“我的死于(与)任何人无关”,“我的死没有受到任何外力的影响,完全是自我选择”;也有人担心自杀后陷入涉嫌违纪违法的传闻,在遗书中称“我没有做一件对不起组织和违反法纪的事”等。

  许燕认为,这并不排除有些人为保护自己及亲属等,在遗书中对自杀诱因避重就轻。

  叶兆辉认为,具体到每一宗自杀事件,原因都是复杂的。从人口大范围看,一般中年人士的自杀风险因素包括严重的精神疾病、失业、欠债、离婚等;从记者整理的案例看,“某些自杀的报告患有抑郁症等精神疾病。有些案例据报道在自杀前曾接受调查,甚至面临被免职、追究行政或者法律责任的危机,这些危机可能加剧他们的自杀风险。”

  在叶兆辉看来,自杀行为本身不是简单的经济利益计算,其背后心理因素包括绝望感、无助感,认为自己的存在没有价值,死亡或许成为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我们在做自杀预防时,一直强调要破除人们的一种误解,即误将自杀当作解决困难或危机的方法。”


(责任编辑:北京信息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